猫咪aoo

头像

, Author

自鸣啾山这个方向去阴阳庙其实不用非得经过止洪观,而是会从止洪观下方的山坳里经过。去止洪观得多绕两步路,然后还得原路走下来。

像是上次周离接送楠哥就没有经过止洪观。

不过这次他还是选择了去拜访。

老观主慈祥依旧,身板也硬朗着。

反倒是老妖,方才几日不见好像又苍老了些。

老观主见小郑妹子又多了个朋友,感到十分高兴,全程都笑呵呵的,尤其在楠哥和他唠了半天地里的萝卜和花菜后,他更开心了,甚至想把两个年轻人留下来吃顿晚饭。周离婉拒了。

继续启程。

周离背了好些东西,除了楠哥给郑芷蓝打包的她爸爸做的菜,还有从镇上买的蹄髈、钓具等东西,有些重。

到达阴阳庙时已近黄昏。

两人还走在村中小路上时,就听见了远处传来的捶打声,一下一下的,很有节奏。

“砰、砰、砰……”

声音在无人的村落上空回响,打碎寂静。

阳光照草地清纯美女日系唯美写真

也回响在山谷云雾深处。

楠哥当先听出了这捶打声,她扭头问周离:“你知道这声音是在干什么?”

“不知道。”

“洗衣服。”

“哦~~”周离拖着长长的尾音,他一下想起来了,小时候的确常在河边、堰塘边听见这样的声音。

“快点!”

楠哥加快步子。

周离只得抖了下背包,也快步跟上。

郑芷蓝果然在洗衣服。

她的院子前专门有个用来洗东西的石台,现在石台上放着厚厚的、沾了水更是厚重的冬装,她正拿着棒槌用力的捶打衣裳。清和站在旁边看着,左右放着两个装满清水的桶。

高山上的水夏天都是冰凉的,况且这才正月初,小姑娘的手冻得通红。

“你们到啦?”

郑芷蓝抬起头看向他们,忽然脸一红:“我看你们一直没到,就先洗起了衣服。”

“咋不用洗衣机?你家有啊。”楠哥问。

“怕绞坏,有些衣服不太适合用洗衣机洗。反正也没事做。”郑芷蓝腼腆道,山上的生活可是很无聊的,修行之余总得找些事做。

楠哥却有些心疼,走到她身边,抓住她通红的手:“冷不冷?”

“我不太怕冷。”

“我来帮你洗。”

说着楠哥就捋起了袖子,露出白白净净的胳膊。

小郑姑娘一下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想拒绝,又忽然有些嘴笨。在她想来,楠哥既是客人也是她罕有的朋友,哪有让客人帮着洗衣服的道理呢?况且她也不舍得让楠哥冻着。

这水可真冻。

还没等她组织好语言,楠哥又说:“都快黄昏了,早点洗完咱们还能去钓一个小时的鱼!我早就想去钓鱼了,但我们那边的河里难钓得很!”

郑芷蓝便没说话了,只低头嗯了一声。

周离则进了屋,将背包里的东西一一取出来,又一一询问她们俩该放冰箱还是外面。

做完后,他便坐门槛上发呆。

两个姑娘一边洗着衣服一边聊天,听郑芷蓝问起槐序怎么没来,楠哥回答说他在周离家里享受生活,郑芷蓝又问他们来的路上是不是去止洪观了,然后她说起前几天去看望老观主……

下午的太阳是金色的,时光悠慢。

周离将头靠在了门框上。

不是他懒,实在是他不太方便去帮着洗。不仅不方便洗,连看都不太方便看。

洗完后的衣服装在桶里,得提到楼上去晾。

在楠哥眼中郑芷蓝是个柔弱的姑娘,这个和力气无关,所以她抢着提上了桶,一手一个。从周离身边经过时她还故意撞了周离一下。

“你倒舒服呢!”

她说。

从楼上下来,他们便拿上钓具去了小溪边。

冬天蚯蚓大多会钻进土层深处,不好挖,不过清和有独特的技巧与经验。

周离没钓过鱼,一切都是楠哥帮他弄的,直到把鱼饵扔进水潭里,浮漂半浮半沉,楠哥才将竹竿交到他手中,也是很贴心了。

“好了,要是浮漂动了,你就拉,懂吧?”

“懂。”

于是三人一妖便在水潭边安静坐了下来。

好半天,浮漂一动不动。

楠哥平常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看似很没有耐心,其实不然,在很多方面她都能表现出比常人更足的耐心。

这‘很多方面’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

玩。

她可以不在大人的陪伴下、独自一点一点的将积木堆成城堡,可以花很多时间用竹子做玩具或叠几百个纸豆腐干,也可以像现在这样,紧盯着水面一声不吭……只要是她觉得好玩的,她就可以投入大量时间,并乐在其中。

反倒是周离这个新手有些难受。

“怎么还不上钩?”

“别急。”

“是不是上次槐序把它们吓着了。”

“鱼记性没那么好。”

“那是为什么?”

“嘘!”

“哦。”

周离便又安静下来。

很快,楠哥的浮漂开始晃动,她将杆拉起来后,上边钩着一条不到两指宽的小鱼。

“这么大的鱼炸着吃最好。”她说,“小溪里的鱼就适合炸。”

“对的。”郑芷蓝点头。

“我的怎么还不上钩?”周离又问。

“嘘,别说话,你越说它们就越不会上钩。”楠哥说道。

“它们还听得懂我说话?”

“……你能不能向人家小郑和那啥学学?”楠哥瞄向了郑芷蓝和边上悬空的一根鱼竿,“人家都没向你这么吵。”

“有的。”

周离一本正经的点头对楠哥说:“清和一直在说话,只是他是妖怪,你听不见。其实他就和槐序一样,话多得很。”

最边上的清和默默扭过头,看了他一眼,又默默的收回目光,继续盯着水面。

倒是郑芷蓝捂嘴轻笑,出卖了他。

楠哥出拳迅速。

“嘭!”

周离又不吭声了。

随后郑芷蓝和清和也陆续开张,看得他难受不已,过了好一会儿,他的浮漂终于开始动了起来。

“我这是不是有鱼了?”周离问楠哥。

“快拉,别太急。”

“好。”

周离连忙收竿。

果然有鱼!

可忽然,他耳朵动了动,好似听见了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响,接着身边立刻多了道人影。

“你们在干嘛?”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

“!”

鱼又掉了下去。

周离默默扭过头,看向另一个自己。

‘自己’眨巴了两下眼睛,是真正的他绝不会用的卖萌方式。

“你把我鱼吓掉了。”

“你们晚上想吃鱼吗?”槐序说着一摊开手,两把短刀便悬浮在手掌上空十公分的位置,“叫我啊,我可以帮你们。”

“别!”

“怎么?”

“我们钓着玩呢。”

“这有什么好玩的?”

“你怎么来了?”

“哦。”槐序差点忘了正事了,“刚刚祝双和祝冰跑来问我题,好像是数学题,刚好我不会做,我就给他们说等一会儿,我思考下再给他们答案。”

“……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周离万分不解。

“我可以来问你呀,你做,再给我讲讲,我记下来,再给他们讲。放心,我记性可好。”

“……你为什么不直接给他们说你也不会做?”周离额头上冒出几条黑线。

“我也想啊,但你可是大学生啊,我这样说岂不是显得你很没本事吗?像是这个大学是靠运气考上的一样。”槐序摊开手,他还不是为了周离好,“而且那可是你弟弟妹妹,他们这么努力不都是为了考上大学,你当哥哥的,又已经考上大学了,肯定要帮衬两下啊。”

“……”周离算是想明白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大学生,所以他们的题我都会做?”

“难道不是吗?你都考上大学了!”槐序睁大了眼睛,“不然你怎么考上大学的。”

“……题给我看看。”

“喏,就这。”

槐序递给他一张纸,并拢双腿站在他身边、弯腰超过九十度看着他思考。

这幅画面还挺有趣的。

两个周离。

郑芷蓝和楠哥也看着他们,都没出声,一个怕惊扰了周离思考,一个怕惊扰了鱼儿咬钩。

时间一点点流逝,周离有点难受。

数学算是他曾经最擅长的一科,高考考了一百四十多分,祝双祝冰可能也就这个分数,只是区别在于数学可能并不是他们最好的一科。巧的是,这道题放在半年前周离兴许还真会做,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但可气的是,他这会儿怎么想也做不出来了。

“拿着。”

周离把纸重新交到槐序手上,正色道:“你就给他们说,我上大学太久了,已经把这些还给老师了。”

“啊?不会吧?可是我……这样我多尴尬啊!”

“是我。”

“哦,也对!”槐序一下想通了,“那我走了,你们晚上吃鱼给我留点啊!”

“蓬!”

直到天黑,三人一妖总共钓了十三条鱼,都是小鱼,其中周离贡献一条。

小鱼简单的剖洗干净,裹上淀粉,烧油锅炸至金黄酥脆,连远在雁城的老妖怪都跑来吃了两条。随后郑芷蓝将楠哥带来的菜热了,又煮了个蛋汤,天黑时才烧火格外有生活的味道。

上桌吃饭时,天已彻底黑了下来。

白炽灯投下的阴影很重,影子晃到桌上时,往往让人看不清碗中的菜,夹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郑芷蓝提及自己还没给他们收拾屋子,楠哥立马表示:“我们也只住两天而已,不用那么麻烦,你只消收拾一个房间出来就行了……”

听到上半句时,周离心里立马咯噔了下。

“我挨着你睡。”楠哥对郑芷蓝说。

“好啊。”

“咳,我建议你不要答应。”周离严肃道,楠哥和郑芷蓝的作息相差很大,一个可以日夜颠倒,一个作息正常得不正常,睡一起不好。

“干你屁事。”

“哦。”

“放心,我睡觉很老实的。”楠哥对郑芷蓝说。

“你睡着了你怎么知道?”周离又问道。

“我给你看个宝贝。”楠哥捏起拳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