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他下载app

头像

, Author

ps:今天晚上还有一更,求票票!

王座厅中,马格努斯和帝皇的对话还在继续。

“她的力量,似乎对于制造灰骑士有着某种有力的帮助。”帝皇的声音中带着一些疑惑的味道:“那个异形之神的力量很特殊,我怀疑……你知道灵族之陨。”

“你是说?!”马格努斯听到了灵族之陨这几个字之后突然睁大了眼睛。

千疮之子基因原体尽管在很多方面比较愚蠢,但是无可争议的是他实际上也是一位学识非常渊博的,如教授一样的人物,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看来,你捡到宝了?”

“不一定,但至少没有坏处,我和席乐高的对话正是基于此。”帝皇没有再说下去,马格努斯也没有,有些话说到这里就足够了。

“……但那终究是个异形之神,灰骑士是你留给人类最后的馈赠,它不允许被异形之神染指。”马格努斯仔细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对帝皇提出了警告:“你怎么能够容忍这种事?如果你能容忍这种事,那么你为什么当初就不能容忍我和千子们?”

“你凭什么认为,你比她纯粹?她比你都要更像个人类,她已经作为人类神吸收了一千多年的信仰,马格努斯,不要用你那低劣的智商来判断我的计划。”帝皇抬起头,他被无尽奇迹和光明笼罩着的神圣面容上出现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薄怒:“马格努斯,你用脑子想一想,我为什么没有杀她,一万多年了,你除了把事情搞砸以外还是什么都不懂。”

“是,很好。”说起这件事,马格努斯也满肚子恼火:“是,你可以让基里曼去不屈远征,你可以让伏尔甘埋头进行重铸风暴战士,你让庄森去远征钛星人,你可以放心地让莱恩、福根和安格朗他们在那颗特殊的星球上战斗,而我呢?你把我骗到这里来,让我坐黄金王座,我一年只有十几天可以自由活动,好,为了你,我忍了,你现在又嫌弃我?!”

“这是你唯一还能为人类做些贡献的价值所在了,马格努斯。”帝皇的语气冰冷而无情:“我不想重复一遍你当初都搞砸了什么。”

“啧!就懂得拿那件事说话!”马格努斯很有些懊恼地中止了对帝皇的控诉,没错,是他当初搞砸了一切。

整个王座厅里面复而安静,只剩下了黄金王座运作和机械神甫们不断地维修和调试机器的声音,马格努斯有心想要再问些什么,却想起帝皇给的问题机会已经全部用完了,此时自己再问,他那英明神武的父亲或许根本就不会回答。

运动型美女牛仔热裤小白鞋漫步街头写真图片

他讨厌这种感觉。

仔细地想了想,马格努斯尝试着开口:“庄森该回来了吧,父亲?”

就在之前,黑暗天使基因原体莱昂-艾尔-庄森接到了帝皇的命令,他必须率领着黑暗天使去进攻钛帝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家门世界,参与这次行动的除了由庄森率领的整个黑暗天使战团以外,还包括了一整个机械神教铸造世界的护教军军团。

庄森对自己总是被派去对付钛族这种弱鸡有些不满,但他还是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他和机械神教的护教军组成了一支联军,突入了这个家门世界,并以残忍无情地进攻横扫着钛帝国派来支援的无数援军,无数火战士在恐惧和绝望中被屠戮殆尽,在黑暗天使们像是擦玻璃一样地清除了几乎所有地表生物之后,这个钛帝国家门世界最大的秘密暴露在了庄森的面前。

这个家门世界里面储藏着钛帝国最近数百年来的最高科技成就,机械神甫们在狂喜中开始了挖掘工作,庄森则是收藏了大量异形科技,他对战果感到满意,心里的小小不满也消失了。

现在,庄森和他的黑暗天使战团乘坐着卡利班巨舰,率领着十几艘机械神教的巨型星际货船满载着各种钛帝国的最新战争机器和科技研究成果正在返回火星的途中。

自从帝皇归来之后,人类之主大幅度地提高了机械神教的待遇,机械神教不再接受泰拉至高领主议会的管辖,而改为直属于帝皇的意志。

即使如此,机械神教对此也并不怎么感激,对于这些机佬们看来,机械神教自始至终,从头到尾都不是人类帝国的一部分,帝皇只是恢复了他们应有的地位。

是的,从头到尾,许多人类都肤浅地认为,机械神教是人类帝国双头鹰之中瞎眼的那个头,这是完全的错误,上至铸造将军,下至齿轮小子都认为依照帝皇和机械神教的盟约来看,人类帝国是双头鹰中的一个头,机械神教是另一个头,双方是平等合作的关系。

但帝皇的归来带来的大量stc模块让机佬们感到了大悦,现在,除了火星的考尔大贤者,黄泉八号、卢修斯、瑞扎等关键铸造世界的铸造将军已经先后来过泰拉面见帝皇,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和建议,并带走了许多他们“应得的”全新技术。

“他们已经抵达了火星。”似乎是因为喝了酒,帝皇多说了几句:“如果是你的愿望,那么你很快就可以和庄森见面了。”

“谁想见他……”马格努斯碎碎念道,他显然也不喜欢庄森。

“……有时候我会怀念我和另外三个人一起在亚空间下棋的时光。”帝皇多说了一句,他端起葡萄酒:“虽然只要有机会,我们都渴望立即终结对方的存在。”

“三个人?下棋?”马格努斯听得一头雾水。

“我,奸奇,席乐高,还有无尽者塔拉辛。”帝皇放下酒杯:“我们会玩一种军棋博弈。”

“军棋?看不出来你还喜欢这个。”马格努斯对此十分好奇。

“以星域为棋盘,以原体和无数战士为棋子。”帝皇平静地说道:“这种游戏,你连当棋子的资格都没有,马格努斯,如果你想要有表现的机会,最好先让自己多领悟一些亚空间的本质,宇宙的本源,坐在黄金王座上有时并不是一种纯粹的折磨,看你能够领悟多少。”

一种没由来的振奋感觉充满了马格努斯的内心,千疮之子基因原体突然有了一种久违的激动,父亲没有放弃自己,他让自己坐黄金王座不仅仅是让自己赎罪,更是想要教他一点东西!

“我明白了,父亲。”马格努斯的声音中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些激动:“请期待我的表现。”

“很好。”帝皇还是那副冰冷的模样,小憩结束了,他重新开始办公,马格努斯也闭上了眼睛,小心翼翼地控制着黄金王座的运行。

王座厅里又恢复了平静。

…………我是安静抽水的分割线…………

旧世界,世界屋脊山脉东方,黑暗境。

塔木可汗和他的军队已经抵达了黑暗境,这片著名的,被腐化的土地。

这位库尔干的可汗此时已经不再是原来苗条的色孽神选冠军的模样那副躯体已经被他抛弃了,他现在寄宿的身体是一个巨型食人魔“碎山者”。

这件事要从这一年来的漫长征途说起。

在准备南下之后,塔木可汗就清楚地意识到,依据过去留下的经验,光靠数量庞大的军队和好战的武士们的勇猛是无法击败帝国的军队的,这是一个由钢铁,魔法,枪炮与冰冷坚固的城堡守卫着的国度,并且已经有很长时间在强敌环饲的环境中矗立不倒。

为了回报纳垢对他的慈爱祝福和混沌的无上荣耀,塔木可汗决定暂时将骄傲和自大放在一边,因为混沌永世神选“受膏者”艾萨库瓦尔在第二次混沌入侵中的失败证明了从基斯勒夫发起攻击实在是个愚蠢的主意那里驻扎着最为顽强的基斯勒夫人、最牢固的防线和帝国最精锐的援军,当时艾萨库瓦尔率领五十万混沌大军都最终饮恨的教训让塔木可汗引以为戒,因此他计划好了,从南方,从帝国的薄弱处进攻查理曼的帝国。

塔木可汗很快正视到自己的兵力窘境,他手上兵力不足五万人,这点兵力想要攻下那个传说中的国度显然希望不是很大,因此,当塔木可汗翻越了阿尔塔颜山脉时,一个名叫道厄干的部落立即让他眼前一亮,这是一个库尔干人部族,也是整个库尔干族中最庞大也是最强大的部族之一.道厄干掠夺者们一向以他们那暴躁易怒且倔强死拧的性格而闻名,并且被其他那些孤僻保守的北方部族所憎恨。

塔木可汗非常希望能将这些强悍的战士们收归旗下,尤其是道厄干武士们那以强大闻名于世的战争猛犸部队这些被道厄干人骑乘的巨兽就像是有生命的攻城坦克,如果需要它们可以将小型的敌军部队直接踩踏碾碎。

因此,在短暂的遭遇战之后,塔木可汗立即朝着这些道厄干部落伸出了橄榄枝(大雾),而道厄干部落的领袖,拥有传奇巅峰实力的大巫师“无信者”萨伊狡诈非常,他立即在塔木可汗的身上看到了扩张自己权力和势力的机会,在思考得失后,萨伊接受了结盟请求,但是要求他和塔木可汗必须是平等地位,他们是盟友,不是上下级。

塔木可汗立即接受了这个条件,于是他手上的兵力很快就从不到五万暴涨到十余万,两支军队汇合,塔木可汗当即决定翻越哀伤山脉,他将在邪神的预言之中,寻找到那条充斥着鲜血和荣耀的道路,他们会从帝国的南方向帝国发动进攻,就像一把从腹部一直插向心脏的匕首,避开坚硬的骨骼刺穿柔软不堪一击的血肉。

这注定是一条漫长的旅途,但塔木可汗坚信,纳垢会祝福他和他的军队的。

然而事实却并不像塔木可汗想象得那么容易。

库尔干大草原曾经有着许多人类部落,但在漫长的历史中,由于混沌腐化的加剧,绝大多数人类部落都越过了世界屋脊山脉在帝国北方如今的区域中定居,如今在这里定居的是野兽人、绿皮、食人魔王国和混沌矮人。

当越过哀伤山脉的第一仗,塔木可汗面对的是一支野兽人大军,他也不负众望地轻松赢得了胜利,那群野兽人的兽王被塔木可汗坐下的蟾蜍龙轻松地抓起,抓到空中,扔下,为数上万的野兽人大军就此土崩瓦解,被塔木可汗顺利收编。

然而,好运就到此为止了。

塔木可汗的大军很快就面对南下之路上的一个重大阻碍。

震旦帝国建立在丝绸之路上的巨型要塞西域都护府。

无信者萨伊率领的道厄干大军在进攻西域都护府的战争中惨败,整支道厄干大军损失超过三万,震旦帝国西域都护府中驻扎着大量的精锐军队和巫师,坚城利炮,想要再强攻几乎不可能,除非塔木可汗想要一场付出无比惨痛代价的惨胜。

萨伊的惨败被证明丝绸之路走不通,大军只得放弃原先的计划,改道进入食人魔王国,想办法穿越食人魔王国,进入黑暗境,再试图穿越世界屋脊山脉。

而就在进入食人魔王国之后,这支军队遇到了真正的考验。

一个名为“红拳”的食人魔部落拦在了大军的必经之路上,无可奈何之下,塔木可汗只得率领大军和这支食人魔部落展开了正面对决。

食人魔的强大不需多言,塔木可汗的军队面对食人魔部落的食人魔和巨人们打得极为吃力,最后,迫于无奈,塔木可汗亲自骑着蟾蜍龙冲锋,和食人魔领袖碎山者进行了一场神圣的冠军对决。

塔木可汗此时的身体还是色孽冠军萨尔加斯的,他展现出了惊人的敏捷并使用细剑刺瞎了食人魔领袖碎山者的一只眼睛,而碎山者则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将塔木可汗的身体抓住,原地撕成数块。

看起来是食人魔赢了。

碎山者得意洋洋地举起了双手,宣誓着自己的胜利。

可惜的是食人魔的智商实在是太低,它们根本就不知道犹豫就会败北的道理。

就在碎山者放松警惕的一刻,塔木可汗再次使出了自己的绝技,色孽冠军萨尔加斯被撕碎的尸体中喷出一条白色的蛆虫,直接钻入了碎山者的嘴巴之内,沿着食道钻入了碎山者的胸腔,将食人魔反过来吞食!

新的塔木可汗在这头食人魔暴君的体内再次重生了。

就这样,塔木可汗从一个身材苗条,使用细剑的色孽冠军变成了一个身高三米多,使用一把大棒槌的巨型食人魔,在他胜利的咆哮之下,整个红拳部落的食人魔和巨人群们终于选择了投降,更多的巨兽和野兽人们加入了塔木可汗的军队。

整个冬季见证了混沌爪牙是如何前赴后继的跨过灰水河,从北部荒凉的山间小路一直到南部杳无人烟的鬼影森林,到处都充斥着不洁的军团。无论是人数众多的巨魔,还是像望塔那么大的黑色毒蝎,甚至是残忍好战的食人魔,在面对混沌的兵锋只有三种选择:死、降、逃。

现在,蛆虫之王的大军被一条浑浊的黑水河拦住了。

塔木可汗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条黑水河,就是隔开黑暗境和食人魔王国的边境线!

混沌矮人的城堡,就在河对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