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影院在线播放

头像

, Author

“洪师傅…”

芳夫人爬起来后,捂着受伤的胳膊走了过来。

“你的伤不碍事吧?”洪峰看她一眼问道。

“不…不碍事!”

洪峰抬头看着夜空,眼光深邃道“我得去办一件事,你这今晚就先留下来吧,帮我照看一下,有问题吗?”

白小南他们一行五个人,他怕张瑜坤自己应付不过来,但有了芳夫人和八极门的帮助,那就事半功倍了。

芳夫人一抱拳“请洪师傅放心,您朋友的安,由我八极门权负责。”

“很好,告诉他们不用等我了。”

洪峰脚下一用力,猛然飞向天空,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不见了。

芳夫人看着飞走的洪峰,结结巴巴的自言自语“天呐,这还是人吗?恐怕仙境武者也没有这等本事吧?”

……

北江城,曾世豪别墅内!

火车上的女神

凌晨二点左右,曾世豪还没有休息,而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着雪茄,在他对面还坐着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体型消瘦,面色阴沉,穿着一身板正的白色西装,黑色皮鞋,他翘着二郎腿,嘴角还挂着一抹冷笑!

他就是安丙基,韩国最强刺客,绰号不死战神。单看外表,他跟一个有钱的花花公子没什么两样,唯独就是比较阴冷。

“安先生,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曾世豪摸了摸脑袋,狠抽一口雪茄问道。

安丙基眼神闪烁着寒光“过分?你不想当这林吉的地下王者了?没有牺牲…哪有胜利啊。”

“可是…咱们一口气杀了这么多人,我…我于心不忍啊,这些人我也都认识,尤其是平四的苗健,虽然后期我跟他走远了,但最早他也帮我出过不少力。”

曾世豪也不知道是真不忍,还是假不忍,总之这一刻他表面有点愧疚,看起来还有些心酸的感觉。

安丙基昂头大笑“哈哈…曾先生,做大事的人,何必在乎过程呢?杀了那些不听话的人,你就可以顺利上位了。”

曾世豪盯着他看了看“我一直很纳闷,glb集团,为何要这么帮我,难道…仅仅是为了集团公司的发展吗?”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不是从glb那里赚了很多钱吗?只要有钱赚,不就行了?”安丙基摊手道。

曾世豪警惕道“安先生,说句不好听的话,钱我肯定喜欢,但是要让我做汉奸,我曾某人绝不答应,这林吉地下势力一但统一了,必须得由我说了算。”

“你?呵呵…你已经是汉奸了,不是吗?”安丙基平淡一笑。

“你说什么?”

‘啪嚓!’

曾世豪一把将手边的茶杯打碎了,而就在这时候,咣当一声,突然从二楼和别墅外冲进来一群手拿枪支的大汉。

微冲,手枪,双管猎枪等等是应有尽有,这就是曾世豪的实力,绝对的地下大佬,枪支弹药都比一般混社会的多不少。

枪口统一对准了安丙基,这是曾世豪留的后手,他早就知道韩国人没那么好心会无缘无故的帮助他。

当年抗战时期,他爷爷可是跟日本人打过交道的,那小鬼子说帮你这帮你那的,其实就是在利用你,到头来你只是一个傀儡。

现在的局面跟当时完一样,只不过就是处理的方式不同的,

不过他曾世豪可不是白给的,直接来了一个将计就计,就用你韩国人的钱来做生意,再用你的人来处理其他大佬。

等到时候局面差不多了,他再把这群高丽棒子部杀掉,回头还可以给其他活着的大佬一个交代,就说他亲手为各路大佬报仇了,责任部推到韩国人身上,他立刻洗白了。

这样他不但能赢得口碑,还能赢得尊重,到那时候他这位北江城的大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统一林吉了,还有谁不会心服口服呢?这才是曾世豪最终的打算,他也算是卧薪尝胆了。

安丙基面不改色,依旧悠哉道“曾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想过河拆桥啊?”

曾世豪扭头过,邪笑道“操!安先生,你们还真拿我当傻子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等彻底摆平林吉的各路大佬后,你们还能留我吗?”

“我要没说错的话,最后我也得步他们后尘吧?到时候你们随便推一个人上来,就可以在幕后操控一切了。”

安丙基盯着他看了看,半响后笑道“哈哈…曾家果然厉害,你曾世豪更是英明。没错,就是这样,你只不过是我们在华国布下的一颗棋子而已,等事情平息后,你的死活就不重要了,留与不留…我说了算!”

听完安丙基的话后,曾世豪气的脸色通红咬牙道“混账,我就知道是这样,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敢说出口,不过这样也好,咱们今天就一起算算账吧,看看谁才能笑到最后。”

安丙基看了一眼时间“半小时前,我接到崔敏浩发来的消息,白山城的老大冯天已经被杀,现在除了上春市内的几位大佬之外,该杀的已经部杀光了,时机到了。”

“我呸!”

曾世豪立着眼睛恼怒道“哼,你别忘了,这里是北江城,是我曾家的天下!”

“哦?是吗?”

安丙基扫视了一眼那些拿枪的大汉,面色不改道“就你这群臭鱼烂虾的手下,也能拦得住我?不自量力,如果你现在跪下求我,我兴许会发发善心,留你一条狗命!”

“豪哥,我看这高丽棒子就是欠k,干脆一枪崩了他算了。”

一名端着五连发猎枪的手下喝道,你一个韩国人也敢来这嚣张,待会非把你打成筛子不可。

曾世豪把手中的雪茄掐灭,咬牙切齿道“安先生,既然你们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吭!’

一声枪响划过寂静的夜空,之前那端着五连发的大汉立刻勾动了扳机,一枪就崩在了安丙基的胸口上!

这枪近距离的杀伤力特强,威力也够大,当场就把安丙基连带着沙发给掀翻了过去。

‘吭吭吭!’

这大汉一步上前,枪口冲下又是连补三枪,枪枪都是奔着胸口要害处。

当场打的鲜血四溅,整个大厅内都充斥着一股难闻的血腥文,连大汉的脸上都溅了不少血。

“呸!狗东西。”

这大汉吐了一口黄痰骂道,近距离对着胸口连开四枪,换做普通人的话,那百分之百是没有任何生存的希望了!

……